您现在的位置: 彩票资讯 > 焦点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专家高培勇:彩票是国家政府一种特殊的融资方式

2015/5/7 10:39:40  来源:国家彩票  作者:佚名
字体:

  作为财税领域的专家,谦虚的高培勇在决定答应接受《国家彩票》杂志专访之前一直在强调:“我不懂彩票行业。”

 

  的确,高培勇对彩票行业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但他对整个国家经济和财税政策都颇有自己的见解。彩票行业作为中国社会经济的一分子,当然离不开整个经济社会的大环境,我们从业人员很有必要听听一些行业外的专家对于我们这个行业的观察和认识,让我们能更清晰地找到彩票行业的位置和方向,所以,我们最终做出了如下采访内容,以供业内人士分享。

 

  《国家彩票》:从整个宏观经济和产业情况来看,你认为彩票行业具有什么样的战略意义?

 

  高培勇:彩票资金属于财政部门管理范围,从这个角度来讲,在当前,我们可以把彩票当作公共服务支出的一种融资方式来看待。政府用于提供公共服务的支出和我们通常所说的公共物品的支出,总要有资金来源,彩票就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融资方式之一。

 

  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融资方式有多种:一种是强制的、无偿的,比如税收;另一种就是自愿的、有偿的,比如国债;还有一种,就是以特殊的融资方式组织资金,彩票可归于这种方式。所以从整个宏观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来看,可以把彩票定义为政府公共支出的一种融资方式。我想,从这个角度去分析研究彩票的作用和功能,是比较恰当的。

 

  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在人们所需要的服务当中,前缀“公共”二字的东西是越来越多了,比如电力、卫生、安全、环境保护等等,它们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就是公众对于公共服务业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政府要把越来越多的资源配置到公共服务业,这就需要政府筹集越来越多的资金,这不完全是政府主观选择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是经济社会的发展规律推动着政府。政府要在公共服务业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就必须拓展融资的渠道。彩票,就是这个融资渠道之一。

 

  有人讲过一句话,“每个人天然地对自己的运气有几分自信”,购买彩票就是人们对于这句话的生动诠释,因此,彩票是带有点博彩性质的,将其定义为:以博彩的形式作为公共服务融资的一种方式,这样可能会更好。在一个现代国家的治理体系下,政府为了提供公共服务而采取的这三种融资形式应该共同发展,不能单纯指望无偿的和强制的这两种方式。

 

  目前,关于整个公共建设的融资方式,大家都在提倡PPP模式,所以,这种带有博彩性质的融资方式也是有其合理性的,它可以弥补政府在公共服务支出方面的不足。

 

  《国家彩票》: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你认为,彩票在整个经济大环境中的这种角色会被加强吗?彩票行业未来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高培勇: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财政也进入了新常态。典型的表现就是财政收入增速在下降,这就对以彩票为代表的其他特殊融资渠道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在以往,可能这样的特殊融资渠道被视为边边角角,它所筹集的资金数额也不被看重。但现在财政收入增速下降了,小的融资渠道的钱积少成多也可以派上大用场。所以,采取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相匹配的新型手段来为公共服务融资,利用老百姓自愿的、带有赠与性质的、慈善性质的这种渠道去融资,并用来发展公共事业,显然是一个非常必要的选择。

 

  当然,彩票只能当作我们国家公共收入的一种补充性财源,它带有灵活性、补充性和不确定性。

 

  从彩票业的发展趋势来讲,我认为它会越来越重要,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至于它最终能达到怎样的规模和比重,比如占到公共收入的多少,占到公共支出的多少,甚至占到民生领域公共服务支出的多少,这都要结合其他各因素来做通盘的考量,所以很难单一地说它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因为各种因素都是密切联系并交织在一起的,你在发展的时候,别人也在发展,你最终会形成怎样的态势,还得在发展过程中不断揣摩和审视。

 

  《国家彩票》:说到彩票具有慈善性质,你认为彩票与慈善之间应该保持什么关系?

 

  高培勇:我觉得两者起码在外在的形式上还是可以对接的。从彩民购买彩票的主观动机来讲,他可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投资,另一个就是做慈善。所以,慈善显然也是人们投资彩票的动机之一,虽然不能说它是唯一的动机,但投资和慈善两者是并驾齐驱的。彩票一方面满足了人们的投资需求,另一方面也满足了人们做慈善的一种需要,这也是经济社会发展和现代国家治理体系所带来的一个突出变化。

 

  《国家彩票》:在经济新常态下,宏观经济开始减速慢行,但彩票行业却保持了高速增长,你认为彩票行业需要与宏观经济保持步调一致吗?

 

  高培勇:从长远角度讲,经济发展势必是均衡的,但是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均衡却又是一种常态。

 

  比如我们说产业结构,钢铁业、采掘业、服务业和制造业,都是在不均衡当中实现均衡的,都是在均衡被打破然后再进入不均衡的过程中前进。但从整体来讲,任何行业都要和整体经济发展保持一种均衡的状态,这是规律,因为你说它不均衡的时候是相对于均衡而言的,不均衡的发展最终都要趋向于均衡。

 

  彩票业这几年发展的势头增速如此之快,跟很多因素有关,比如说中国老百姓的投资渠道偏窄;比如说我们对公共事业发展的需求旺盛。当然,这都是相对于其他的渠道而言。这也跟我们国家金融市场发展得还不完善有关系。

 

  另外,人富了以后就有做慈善的需求。目前,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也面临渠道偏窄的问题,也是短板。如果一个人想做慈善,但又不想留名,或者他的实力又没有达到留名的程度,他就会倾向于彩票。

 

  但是不管怎样,任何事情的发展都要按照自己的规律来走。就像财政收入在1994年之后经过了将近20年的爆发式增长,甚至超高速增长,最终也要回归常态。在宏观经济这个大框架下,单个行业一定要和整个发展大势保持均衡,这是规律,如果脱离,那也只是短时间的特殊现象。

 

  《国家彩票》:与其他行业不同,彩票业并不是销量和发行量越大越好,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你认为,一个行业发展过程中应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

 

  高培勇:必须要符合国家的发展大局,我们现在提的是发展、改革、稳定。从一个行业来讲,从彩票业本身来讲,如果不考虑其他,当然是发展速度越快越好,发展规模越大越好。但是,如果将其放在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去考虑,那就要在发展、改革与稳定当中求得某种均衡或者协调。我们也要考虑到社会责任。比方说最近的宏观经济调控,一方面要稳增长,另一方面还要防风险。所以,彩票业也要有社会责任心。当然,这需要相关部门进行因势利导,如果单纯靠微观的经济行为主体来约束自己,这是不可能的,它必须得和政府调控结合在一起。

 

  总的来说,应该把彩票业放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上加以定位,并按照定位赋予其相应的职能和空间。

 

  《国家彩票》:你认为相关管理部门如何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高培勇:不管怎样,任何事业的发展都要先制定规则。彩票,从某种角度讲,对购买者来说是私人性质,是个人选择,但是从彩票发行、收入的使用角度来讲,它又是一个公共选择,既然是公共选择,就要把它视作公共收入和公共资金来加以对待,纳入到公共选择的渠道,所以就要立规矩。这个规矩也是脱离不开“公共”二字,要按照公共的轨道来给彩票收入立规矩,这可能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而只要牵扯到公共的事情,在立规的同时就会有第三方监督,比如说审计部门,我们国家的审计系统现在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他们的审计范围也在不断拓展,所以将彩票的公益金纳入到审计范围是毋庸置疑、不言而喻的事情,这也是能够保证彩票事业发展的一个外部条件。
  
  人物介绍:

 

  高培勇,1985年至1994年,执教于天津财经学院,先后任助教、讲师、副教授。1994年至2003年,执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先后任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培养管理处副处长、研究生培养管理处处长、研究生院副院长兼培养管理处处长、校长助理兼教务处处长、校长助理。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经济系主任。


快速购彩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